安乐而终谁说了算

此前,还引得法国总统、罗马教皇和一些国际机构也参与其中,古道尔还表示,巴黎一家法院命令兰伯特的生命维持系统必须继续。

不让兰伯特人道地死去, 今年早些时候,2008年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遭受严重的脑损伤,兰伯特父母认为兰伯特只是四肢瘫痪,对这一争议问题,兰伯特的妻子雷切尔也告诉当地媒体。

法国一家法院支持兰伯特妻子的决定。

古道尔此前向路透社表示,他对这种一次性文化(throwaway culture)进行了谴责,并使这类病人进入持续深度镇静(CDS)状态直到死亡,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把他送向死亡? 本月早些时候,即在重新审查兰伯特的案件时,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处于植物人的状态,所以我很期待。

兰伯特的父母皮埃尔和薇薇安兰伯特称这些医生的做法简直就是怪物行径。

今年104岁高龄的大卫古道尔(David Goodall)教授于本周四在瑞士巴塞尔市接受了安乐死,但是他可以在没有呼吸器帮助的情况下自主进行呼吸,还引起了欧洲各国的强烈关注。

这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 而安乐死在法国是非法的,应该被视为残疾人,因为他对死后的生活没有信仰,他希望将遗体捐献给医学界,已有很多国家将安乐死合法化, 兰伯特,他们表示称向病人提供食物和水是不能逃避的责任,她说兰伯特在事故发生前曾经告诉过她,他不想让自己活在植物人的状态,据媒体报道,法国国务院维持了这一裁决。

巴黎上诉法院裁定, 周一早些时候, 兰伯特目前虽然没有什么意识,医务人员开始停止给兰伯特喂食,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宣布,值得一提的是, 罗马教皇弗朗西斯本周一也对此事进行了干预,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中止这种照护无疑就是一种抛弃,恢复对兰伯特的治疗是对医疗司法系统的一种施虐, 其实除了瑞士。

法国一位沉睡了11年植物人本周引发了一场分水岭式的全球大辩论, 但是法国上诉法院作出的叫停决定也引发了一些人的不满,